綦江 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

饭遭殃调味品 区农业农村委提供

扶欢米粉 记者 陈星宇 摄

安稳羊肉 通讯员 罗文 摄

 

石壕红军烈士墓 通讯员 龙帆 摄

东溪古镇 通讯员 朱兴宇 摄

王良故居 通讯员 张绍国 摄

 

“行到蜀南欲尽头,江边深处隐扁舟。不知孟获巢何处,料无烟芜避武侯。”这是“明代三大才子”之首杨慎在《夜郎溪》诗中吟咏的綦江,一语道破了綦江的地理位置 。“綦水一带环,瀛岭千峰矗。”“碧水沿綦市,扁舟过几城。”清代诗人吴宗衍、李天英等吟颂的綦江美景更是形象生动。

 

綦江地处四川盆地东南与云贵高原接合部,素有“重庆南大门”之称。除了是交通要塞外,綦江旅游资源也非常丰富,主要以自然景观和人文资源为主,秀丽的山水是历代文人墨客向往的地方。

 

美在“綦”中

 

“美景派”代表:古剑山 东溪古镇

 

漫步古剑山,任视线被云海填满。

 

从城区驱车不到12公里,便能来到“新巴渝十二景”之一古剑山。古剑山嵯峨挺拔,如剑指云,素有“川东小峨眉”的美誉。这里自然风光奇绝,人文景观丰富,有罕见的丹霞地貌景观带。千年古刹净音寺、古剑鸡鸣、三佛岩、三镜湖、洗剑湖等40余个大小景点,形成了一幅山水辉映,环境优美的画卷。

 

千年古镇东溪,深厚的文化底蕴独步川黔。

 

到綦江,必到东溪古镇。到东溪古镇,必定能邂逅一段静谧时光。

 

东溪建镇1300多年,建场2200多年,其历史悠久、民风古朴。从后山俯瞰东溪古镇,屋顶则采用小青瓦铺盖,传统建筑与自然环境有机地融为了一体,白色的格墙黑色的瓦,布满了整个山凹。

 

京剧、盖碗茶、小桥流水人家……置身古镇,不禁想起苏轼的“街东街西翠幄成,池南池北绿钱生,幽人独来带残酒,偶听黄鹂第一声。”

 

“红色派”代表:王良故居 石壕镇

 

将军故里,乡愁永城。

 

“上井冈驰骋闽赣红四军骁将英勇善战;战黄洋克敌龙冈好干部王良屡建功绩”,永城镇王良故居门口的一副对联,概括了这位红军将领短暂而光辉的一生。

 

王良故居始建于1805年,四合院布局,穿斗式结构,是典型的民居建筑。推开故居大门,一座古朴典雅的四合院映入眼帘,从那一砖一瓦、一梁一木之间仿佛可以感受到尘封于历史古迹中却熠熠生辉的革命精神。

 

石壕镇,中央红军长征在重庆唯一路过的地方。

 

当年,周恩来、董必武率红一军团到达石壕,就住这里的临时指挥部里。附近操场,是红军安置马匹的地方。高17.5米的石壕红军烈士纪念碑上刻有聂荣臻、张爱萍题写的“继承先烈遗志 发扬长征精神”“红军烈士永垂不朽”等字。

 

红军桥、红军洞、烈士墓……来到石壕镇,即能追寻红军长征途中在此留下的种种印记。

 

除了“美景派”代表和“红色派”代表,高山小镇横山、秀美丁山湖、清凉郭扶、风光旖旎老瀛山……綦江之美,美的动人,山之峻、水之润、林之幽、城之秀,处处皆风景,步步可留影。

 

“綦”味无穷

 

“嗦粉派”代表:扶欢米粉 赶水米粉

 

作为綦江人,早餐“嗦粉”是对一天的尊重,而扶欢米粉和赶水米粉占据两大霸主地位。

 

扶欢米粉和赶水米粉均用上好大米熬浆制作而成,两者唯一的区别在臊子。前者臊子重在浇头质感,嚼起来层次丰富,香满口腔;后者肉粒偏硬,肥瘦恰当。俗话说:来綦江“不嗦粉”等于白来。

 

“伴手礼”代表:牛肉干 刘氏黑鸭

 

綦江金角老四川牛肉干,是传承了80多年的中华老字号,成为巴渝饮食文化的重要名片。系列产品以五香牛肉干和麻辣牛肉干最为著名。五香牛肉干色泽均匀、软硬适中;麻辣牛肉干香、油、辣,巴渝味道十足。

 

刘氏黑鸭在普通的卤料中加入了平衡食味的中草药,入味充分,肉香四溢的鸭子,在热锅滚油中走一遭方能外皮焦黑酥脆,鸭肉紧致出味。

 

“国门派”代表:饭遭殃 豆腐乳

 

綦江当地居民自古以来流行将辣椒通过发酵进行保存和食用,制成当地特产的“糟海椒”。由于特别开胃下饭,加了它饭都能多吃几碗,当地人戏称“有了它,饭就遭殃了”,于是流传下来就成为了今天的“饭遭殃”。

 

而豆腐乳作为綦江名优小吃,在经过18道工序的前期制曲和后期成酿,调味装坛,石膏封口,窖藏数月,才有了口口相传的豆腐乳。

 

据网友分享,在澳洲阿莱德莱和加拿大温哥华的卖场里,都出现过綦江特产。

 

北渡鱼、横山大米、辣子鸡、草蔸萝卜……綦江的美食说不尽、道不完,只待你亲自来品尝。

 

文/本报记者 杨子路 图/均为资料图片
 


copy_acticle